馬蒂的視界

關於部落格
  • 17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專屬、愛情。[中丸雄一x上田龍也]

 

 

初春的夜風帶著清冷的溫度,無垠的天際間瀰漫著略暗的紫色,接著雲層間透出了亮光,原本帶著抑鬱的紫色調換上了淺雅的海洋色,靠坐在窗台上的龍也望著遠處的海水和天幕融成一片,乍現的陽光為海面鋪上一層金黃,或許是那片金黃太過耀眼,上田習慣性地垂下睫卻意外地滴落了些許水珠在蒼白的頰上。
 
 
這算私奔嗎?
 
 
走進臥室的龍也看著睡的香甜的龜梨不禁這麼想。在Rone收錄前小龜用電話向自己提出了旅行的邀請讓他不由得出了聲驚呼,接下來的問候讓他明白情人節這種日子會讓他的小女兒感到難受,於是他在收錄結束後趁著中丸和經紀人確認行程時便偷偷溜到停車場跑上了小龜的車,瞧見那傢伙看見他赴約時笑的一臉燦爛,果然還是會寂寞的吧,這個老是用工作榨乾自己的孩子。
 
 
他掀開了被子鑽進了被窩,微涼的身體貼上了一旁沉睡的人兒,一樣瘦削的身子、一樣略高的體溫環抱起來卻完全不同的感受,他突然想起他已經好久沒看見小龜一臉驚慌的樣子,於是他撐起身子吻上了那片薄薄的嘴唇,以一種惡作劇的心態,但吻著吻著卻哭了起來,沒有什麼理由的、就這麼自然而然的想哭,他唇下的這個孩子吃了太多苦,如果他們不是在J家、如果這孩子不要在他們面前還是這麼的冷靜理性、如果現實和夢想別總是兩回事,那麼這孩子是不是就會活的快樂輕鬆點。
 
 

 
感覺到被人緊緊的摟住,上田抬起眼看見了那雙同樣濕潤的眼眸,他的親吻沒有得到預期中的驚慌,卻逼出了那隻烏龜堆積在心裡的眼淚,兩個漂亮的人兒就這麼一邊彼此親吻、一邊沒形象地大哭,淚潮就像夜裡的海浪般洶湧、讓人無法阻擋地任由自己被吞沒。
 
 






 




中丸在龍也接到那通電話時就隱隱的感覺到不安,也許是那時龍也故意迴避他的眼神,又也許是在Rone收錄時龍也的不専心,所以當他和經紀人談完行程後卻發現龍也沒有在車上等著他時,他真的慌了,已經習慣掌控住這個特立獨行傢伙的一舉一動,所以從來沒有設想過那隻妖精會像這樣地從他身旁飛離開來,他默默地在家裡守了兩天,然後從聖口中聽見了龜梨去旅行的消息,於是撥了通電話給赤西,問出了兩個人是真的一起跑去旅行了,在他準備將抄下的地址塞進皮夾內的時候,看見了龍也寫給他的小紙條。
 
 





『永遠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愛情。』
 




 
原本的急躁不安就這麼的沉靜下來,他理解小龜需要的是一個純粹的陪伴,沒有刻意的安慰、沒有過多的虛偽言詞充斥的情境,只是單純的要一個人專心的在身邊默默的陪著,中丸知道除了龍也沒有人能讓小龜真正的放寬心的表現脆弱,兩夜無眠幾乎讓中丸的精神走到極限,他洗了個澡,然後躺往睡床上了龍也的位置,聞著那帶著甜香的玫瑰香調,落入沉沉的睡眠。
 



 
 
 
 
-------------------------------------------------------------------------------------------------------------------
 
 
 
 
 
「為什麼喜歡?」
 


「我也不知道。」
 
 

中丸在遍尋不著上田時突然想起那傢伙愛看著天空發楞,他走向天台,在還來不及告訴他們休息時間就要結束,就先將他們的對話收入耳底。
 

 
「把頭髮染黑吧,你適合黑髮。」
 


 
中丸就這麼站在那裡看著錦戶伸手將上田的頭髮勾到耳後,兩人的頭髮隨風揚起,襯著天台外的夕紅美麗奪目的讓他莫名地感到胸口發疼,隨著日照的變化,豔絕的橘紅色混上了鮮紅,有那麼一瞬,中丸以為那帶著慘然的豔麗是從他胸口噴濺出的血液。
 
 
這渾噩的日子到底過了多久中丸也不清楚,他只是悄悄地和龍也拉開了距離,不再頻繁的出遊、到外地工作時不再和他同一間房,他學著將那份只給龍也的專注分在其它人身上,用架構出的熱鬧虛幻地充實著自己的生活,一種帶著濃濃心酸的快樂。
 

 
Dream boy的慶功宴上他發現龍也並沒有出現,問過和他同房的錦戶才知道龍也似乎是病了,他接過了錦戶遞過的鑰匙,帶著忐忑走向那間房。

 
 
房間裡還是帶著龍也身上特有的玫瑰調的甜香,中丸走向床舖,看見那素淨的臉蛋眉間皺成了令他心疼的形狀,雙手還是忍不住地撫上了頭上的穴位,想要替他揉開那些不舒服,雙手併用的同時,中丸卻發覺自己不受控的離那片唇瓣越來越近,他甚至聞到了那片柔軟裹上了他最喜歡的草莓香味,倏地,他的頸項被勾住,他抬起眼看見身下的那雙眼漾出了奇異的色彩。


 
 
「為什麼躲我。」
 
 

中丸被那帶著甜香的吐息誘惑著無法思考,但他還是撐住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他怕他貼上那片唇瓣之後,深埋在他心裡的澎湃會失控地傷了床上那身無瑕的美麗。
 
 
「你看不起同性戀對不對,我不夠格喜歡你對不對。」中丸的沉默讓床上的人兒忍不住悶悶地哭喊出聲,他鬆開了手把自己縮進綿被裡,他直覺的認為中丸一定是聽見了亮和自己在天台上的對話所以才會突然對他這麼冷淡。
 

 
中丸有些訝異地看著那團因著哭泣而抖動的棉被球,他努力的咀嚼那二十個字究竟意味著什麼意思,怕是自己錯認了那語句裡的涵意,他豁出去似地掀開擋開他們之間阻礙,接著緊緊環住那還顫抖抖的身體。
 
 

「不要同情我。」低沉的嗓音混上了些虛無縹緲的味道。
 
 

中丸知道再不做些什麼就真的會讓自己後悔一輩子,於是他翻過了上田的身子,輕輕的吻去那細緻頰上的晶瑩水珠,然後含住了那著草莓香味的唇瓣,他深深的吻著,努力的將這些年來的心情用親吻的方式送入龍也的心裡,綿密的親吻像是鮮甜的空氣將龍也原本鬱結著的情緒都慢慢地吹散開來,而後隨著身體的放鬆,感覺到四周似乎開始慢慢地朦朧起來,他察覺到中丸纖長的手指探進他衣服裏,像是在對待珍寶似地輕輕撫弄著自己的身體,他享受著中丸溫柔地親吻,默許中丸將雙手也伸進了他兩腿之間,但突然其來的奇異感受還是讓上田瞬間莫名緊張起來,本能地在他收緊的懷裏掙扎。



 
「對不起。」
 
 


上田抬起眼看著那個滿臉歉意的男人,深邃的鳯眼裡的柔情讓他忍不住羞紅了臉,纖白的小手輕輕地解開了牛仔褲上的鈕釦、拉下了拉鍊,龍也垂下了眼神不敢看中丸的表情,但雙手卻沒有停下,輕輕勾勒起那男人炙熱的形狀,中丸就這麼撐著身子雙眼直直盯著身下那張發著媚色的臉蛋,俯下身用舌逗弄著龍也玉般的耳垂,大手由上而下不停地愛撫,摸得上田不自覺地發出了呻吟。
 
 
衣服在什麼時候被褪下的龍也並不清楚,他只是默默地感受著那男人用行動證明的濃稠愛意,中丸小心翼翼地潤滑擴張那即將要接受他入侵的地方,他忍著快要爆發的衝動,另一隻手掌覆住上田的腿間,挑逗地來回摩挲,直到身下的人兒媚眼如絲地瞅著他,軟軟地喚了句雄一,中丸才扶起他的腰擡高,緩慢而有力地挺了進去。




撕裂般的痛楚讓龍也幾乎快窒了呼吸,他知道中丸正按著他的腰幫著他放鬆,他看著身上的男人一臉難受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的樣子,他淺淺地笑開了,接著主動的纏上了那具結實精壯的身子,在上田體內急切律動著的滾燙熱度不停從交合的部位擴散開來,初次陷入這般激烈歡愛的兩人只能緊抱著對方,本能地除了更加深入彼此的身體之外,什麽都不能思考。


 
歡愛結束後兩人抱在一起接吻,上田感覺到中丸那才剛進入過自己的地方和自己的性器自然而然的碰在一起,那種羞愧之中夾著更多更多甜蜜的微妙感受讓他覺得很幸福,他喜歡雄一不停地在他身上落下輕柔細密的親吻,酥酥麻麻的觸覺、讓人感到暖洋洋的,太過激烈的歡愛還是讓上田忍不住疲憊地沉沉睡去,在落入睡眠的矇矓之間,他聽見了那男人吻入他口中的那句我愛你。
 
 
 
 
 

 
-----------------------------------------------------------------------------------------------------------------------------------
                   
 

 
 
 
回到家的上田看著自己的男人就這麼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不禁有些氣惱地嘟起了嘴巴,他以為自己的無故失蹤會讓他那個總是杞人憂天的男人緊張到連覺都不能睡,透過燈光,他瞧見了沉睡的男子眼下深深的黑影和眉宇間厚重的疲倦,他有些心疼地吻上中丸的眉間再輕輕的替他蓋好了被子,起身時無意間看見了床頭櫃上寫著他住宿地址的便條和那張自己寫給雄一的紙條,他切掉了房間的燈光,然後不顧另半張床大大的空位硬是輕輕地擠進了雄一的懷裡。
 
 
 
 
 
永遠不要懷疑,專屬於我們的愛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