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蒂的視界

關於部落格
  • 17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omentum[中丸雄一x上田龍也]


 
君に出会えたことは
僕の最初の奇跡
與你的相遇是我最初的奇跡    
 


入了冬的東京依舊是下起了白雪,片片落下的雪花染上了銀白月華成了星光點點、輕巧地散落在纖白的人兒身上,上田赤著腳踩上了天台上的圍牆,迎著風、張開了雙臂,強勁的冷風夾著細雪包裹著他卻不覺得冷,龍也試著在細窄的道路上走著,他感覺到腳下的細雪隨著他的體溫而溶化,蒼白精緻的臉蛋掛上了笑容,彎起的唇角淡雅美麗,卻更貼近一種近乎淒涼的破碎。





誰もが皆 人恋しくなる季節が
今年もまた あたたかさと冷たさを
連れてやって来た
每一個人都會渴望有人陪伴的季節
今年又帶著溫暖與寒意 再次來臨
 



「雄一,聖誕節的事真的推不掉嗎?」

上田放軟了語氣卻掩不住失望,聖誕節應該是情人專屬的日子吧,他是這麼認為的。



「嗯,我請經紀人試過了但對方不答應,對不起啊。」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切掉電話的龍也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中丸的道歉,他看著手機內的短訊息,越來越多的抱歉和失約讓他無力,他已經很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想一些顯而易見的什麼,但漸漸地,他發覺他已經喪失了五感,不會哭、不會難過,就像是從一開始就不懂什麼是喜怒哀樂似地,連在練拳擊的時被對手痛毆之後,他也感覺不到任何一丁點身體上的疼痛,又或許更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使力的掐住他的心臟,隨著心跳的起落緩緩地扎入裂痕,於是,他開始感受不到任何的其它。







幼すぎた僕らがまだ 何も知らず
笑い合って しがみついて 歩いていた日を
思い出す

令人想起 當我們還很稚氣
一無所知地 彼此歡笑著 相偕而行的那些日子





踩在圍牆上的龍也脫下了外套隨意的向後一扔,外套下長及膝的白色針織衫跟著隨風揚起、月光下像極了伸展開來的雪白羽翼,他跨過了圍牆踩上了天台上的邊簷,開始感到寒冷的他縮起了小小身子,坐在邊簷上的他望著前方的東京鐵塔讓他想起了他和雄一的第一個聖誕節。




「聖誕節還是要和女生一起過比較好啊,兩個男生一起過真的很虛耶。」



上田望向窗外飄著細雪,四十層的高度恰巧可以看見發著璀璨的閃爍霓虹和雪花融合成一種畫般的美麗,他偷偷的瞄著在另一頭餐桌上吃著蛋糕的中丸,又看向門額上掛著夾著鮮紅果實的檞寄生,想起了在檞寄生下
親吻所愛可以得到永遠的幸福的傳說故事。


 

「你還敢講,是誰說不來要和我絕交的。」中丸拿著裝著很多可愛小蛋糕的盤子向上田走近,挑了一個麋鹿形狀的放在龍也嘴邊要他吃下,龍也順從的張開了口,在咬下蛋糕的時候不小心含住中丸的手指,只顧著臉紅的他沒看見在那一瞬中丸的眼中閃過了奇異的色彩,然後斂下。






「欸,那個浴室可以一邊泡澡一邊看夜景耶。」




中丸像是要轉移注意力似的說著,接著不容拒絕的拉起了還在臉紅的人兒的手走向浴室,然後在檞寄生下停住腳步,輕輕地捧起了還發著嫩紅的漂亮臉頰,趁著另一人還在反應的時候吻上那片紅豔。





「一起泡吧。」
 





押し寄せるこんな痛みに
どんな言い訳をすればいい
白い雪にひとりで 凍えそうな夜でも
君を愛してるのは 僕の最後の勇気


襲上心頭的這股痛究竟該如何解釋才好
獨自在白雪裡 即使在天寒地凍的夜裡 繼續愛你是我最後的勇氣






那天之後,他花了一段時間去習慣那男人的親吻、去習慣在那男人的懷裡睡下、去習慣那種帶著撕裂般疼痛的血腥歡愉,他挑了個可愛的聖誕樹放在雄一的房間裡,然後任由中丸在他身上留下落櫻繽紛般的痕跡。
 








-------------------------------------------------------------------------------------------







「你怎麼來了?」



上田緩緩地笑開了,不帶任何一絲雜質的,他怎麼會不知道中丸拒絕他的主因是什麼,他一直都知道的,他向來就比其它人都要來的敏感纖細,就算是中丸在來見他之前都會先沐浴過,他還是可以聞出在那乾淨清爽的味道下壓著什麼樣的香味,於是他在門口等著,等著那抺身影離去之後再用從飯店櫃台要來的備份電子鎖卡把門打開。





關上房門的龍也不顧中丸一臉震驚有些急切的吻上,他難受的感覺到那個他絕不會錯認的熟悉的香味在他胸腔裡充溢著,龍也探入自己的舌頭在中丸的口腔裏糾纏,以一種想要確認對方是真實的在自己身邊的激烈方式,只是這種單方面的親吻,混著濃濃悲傷的味道。
 



「來做吧。」
 




龍也主動的脫下了中丸的外衣,纖白的手指撫向上頭才剛印上不久的吻痕,他抬起頭看著中丸的眼中浮起了歉疚。他緊緊的抱住中丸,在那男人的肩胛骨狠狠的咬下,他感覺到那男人的身子僵直著卻沒有推開他,像是發洩夠了的他輕輕的舔乾了牙印上的血珠。
 




「原來
檞寄生下的親吻,是不會帶來永遠的幸福的啊…」






----------------------------------------------------------------------------------------------
 

溢れる想い抱きしめる
こぼれてしまわないように
君を愛してるのは
僕の最後の永遠
 
將滿滿的感情擁在懷裡深怕它會滑落在地
繼續愛你 是我最後的永恆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一雙翅膀。」





上田想起了今年生日的時候中丸問他想要什麼,他撒嬌似的在雄一懷裡蹭了蹭,然後那個男人將自己鎖在懷裡。





「不行,你只能留在我身邊。」


接著那男人吻上了他的肩頸,在他鎖骨上吻出一朵朵豔麗的紅花。
 


 





回過神的上田拍開了自己身上的雪,他緩緩的站起身,看著自己的皮膚漾著一種類似青紫的色調,是他自己選擇了貪戀人世間的愛情,忍著撕裂般的痛楚徒手撕下了背上琉璃般的雙翼,他不曾後悔、連一絲的怨恨都沒有,只是他真的累了,真的好累…





他微微傾向前往下看,五十層的高度,帶點毀滅味道的危險美麗,也許幸福美好的童話故事由雪夜開始,就該由雪夜結束。




他張開了雙手,一躍而下。













君を愛した日々は 僕の最後の奇跡
愛你的那段歲月 是我最後的奇跡
 
 
 




咚。



才剛進家門的中丸,連鞋子都還沒脫,就被從沙發上滾落的任性妖精嚇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和你說了別睡在沙發上等我回來嗎,有沒有撞到哪?」,他輕輕的撈起了還趴在地上不肯起身的傢伙,漂亮的手指感受到那人身上的冰冷,他連思考都沒有的便把他放進懷裡。
 




「怎麼啦,很痛嗎?」看見身上人一點聲音都沒有,他擔心的伸手探向懷中人的臉頰,卻察覺到有大顆大顆的淚花打在他手上。
 




「哪裡痛你要說啊。」中丸著急的在龍也身上東探西探的,但懷裡的寶貝就是不肯出聲。
 


然後只見他寶貝倏地扯下他的外套,咬上了他的肩膀。
 



「都是你不好。」沒有停下嘴上的動作,龍也悶悶的說著。
 



「嗯,都是我不好。」



被咬的莫名其妙的中丸,連喊痛都沒有,還乖乖的將頭偏向另一邊讓他的寶貝好咬一點,然後盡量的保持同一個姿勢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錦盒,輕輕的放進龍也手裡。
 



龍也一點也沒有鬆口的意思,將手繞過中丸的頸項,拆開了那個盒子。
 




錦盒裡放著一座由琉璃嵌製成精緻音樂盒,音樂盒隨著燈光角度的不同而發著無法形容的美麗色調,他打開了音樂盒,發現裡頭放著一枚鑲著精鑽的素雅腳鍊,腳鍊上垂下的銀穗迎著燈光彷若天使正要展開的美麗翅膀。
 




「有了翅膀之後不可以飛走喔。」輕輕撫過寶貝柔軟的髮絲,他其實只想看見懷中寶貝笑開時的璀璨。
 






「笨蛋。」終於鬆口的龍也縮進他男人的懷裡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
 





中丸吻上那人光潔的額頭,接著小心的將寶貝放在沙發上拉起了那纖白的腳踝,拿起了音樂盒裡的腳鍊替自己的寶貝戴上。
 
 


 
和你相愛的日子 是上天賜予我最初和最後的奇跡
 
 
 










其實我都懂,怎麼會不懂。
你不接電話,不回簡訊連mail都不回,我怎麼會不懂。
你真的都忘了嗎,粗枝大葉的我意外的對著你的事都是細膩敏銳的。
今天的電話是結束了吧,聽著你的語氣,我什麼都懂了。
其實早就懂了,只是故意裝著不懂罷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當初會一直選擇相信,這種相隔兩地的愛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