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蒂的視界
關於部落格
  • 17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筆[中丸雄一x上田龍也]



龍也走回家時已是入夜時分,瞬間遮下的黑暗像是振翅飛舞的蝶翼上散下的鱗粉,輕柔和緩地罩住了街景,墨黑的分子隨性地在氣流中飄盪著、並隨著光線的不同而流轉著不同風情的色調。
 




推開大門的龍也有些意外的看見了一室灰暗,然後才想起了先前雄一才和自己說過田口約了要去看雜技團會晚點回家的事,纖白的小腳踩上了木質地板,他將提袋中的包裝好的Strawberry Charlotte拿出放在客廳桌上,接著脫下了耳飾和項鍊便走進了浴室。



 

他轉開了水龍頭,連衣服都沒脫的便任由水柱擊上自己,結果還是會在意的,那些不明究裡的隨意言論。



 
 
「你不覺得上田的才藝很一般嗎,自彈自唱根本就不是才藝吧。」
 

「沒錯,明明技巧啊什麼的都很皮毛,他給我的感覺好像只是看的懂ABC就說會英文那樣。
 

作曲也是,雖然他現在創作的三首歌評價都不錯,可是不能只因為剛好就只寫出三首好聽的歌,就將他列為優秀的作曲家…
 

 
正在等著店員將甜點包裝好的上田其實還在想著雄一看到會露出怎樣的笑臉,但毫不收斂的音量就這麼恣意地鑽入他的思緒,他下意識的抿起了唇,拉低了編織帽,原來大家都是這麼看我的啊…
 




 
走進家門的中丸便看見了桌上的Strawberry Charlotte,他一想到一向懶的出門的寶貝為了他去排這限量的手工甜點,還是壓不住唇角的上揚的孤度,他聽見有些過大的水聲,想也沒想地便直直的走向浴室,推開了那半透明的毛玻璃,1.5的視力讓中丸確確實實地看見瀰漫的煙霧裡,有個小小的身子蜷坐在萬千透明的絲線下。
 




「怎麼了?」中丸連忙水關上,他撥開了沾粘在細緻頰上的軟髮,看著蒸氣將龍也的臉龐烘的好似豔紅的花瓣,美得幾乎讓人融化。
 



「他們什麼都不懂…」接著豆大的淚花從龍也的眼眶滾出,大滴大滴地打穿中丸的心。
 


「不懂什麼?乖,別哭啊。」中丸有些慌張地摟住了落著淚的寶貝,卻也留意到因蒸氣散出而添上的涼意,他側抱起窩他肩頸的寶貝放在墊著毛毯的大理石檯上,抽出了乾淨的浴巾將還掛著淚花的龍也裹住。



中丸轉身走向浴缸開了水,設定了溫度後再滴入了龍也最愛的玫瑰精油,他仔細地替龍也卸下了臉上的殘妝,接著脫下了兩人身上的濕衣服、抱起了似乎己經回復情緒的寶貝泡進了浴缸裡。
 



「我真的只是因為剛好,就能寫出好聽的歌嗎?」原本偎在中丸懷裡的人兒突然沒頭沒尾的這麼說,他翻過身跨坐在他男人的腰際,直直的盯著他男人的眼睛。
 



大概弄懂是怎麼回事的中丸心疼地撫上了因怒氣而染豔的小臉,再怎麼粗糙的創作都是他們幾乎用著字字血淚的心思去描繪成的,總是有太多人看不見他們光鮮亮麗背後所付出的是多大的代價,老是自以為是的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去塑造他們的形象,他抬眼看著又陷入思緒的寶貝臉上帶上了迷惘、就像之前那般疲於奔命於學業和事業卻又看不見未來的茫然無措,脆弱的讓人心疼。
 
 



一樣是把那個一臉無助的人兒緊緊的摟進懷裡,中丸明白再多再多安慰的話對龍也而言都比不上一個真心溫暖的擁抱,感覺到又回復情緒的小妖精又開始像隻貓咪似地在自己的肩頸上蹭了蹭,纖白的小手開始不安份的在水面上激起水花,美麗的水珠在燈光下發著璀璨也在兩人之間拉出了距離,寵溺的看著心愛寶貝又笑開的小臉,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拭去了綴上瓷般光潔頰上的水珠,接著傾身貼上了還發著水光的柔軟唇瓣。
 



「你是最棒的。」
 



看到雄一一臉認真的說出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的龍也還是忍不住的fufufu 的笑出聲,他再度偎進了那個專屬於他的溫暖溫抱裡。
 



就算流言
蜚語幾乎將我擊潰,我也不會倒下,因為你在這裡
 
 
 
 
 
 
 
※我想應該有人懂,所以我就不說了,沒有一樣東西是不用靠努力隨意就可以得到的,也沒有一個人能憑著運氣做出好作品,寫文和作曲都一樣,並不是像買捷運車票一樣只要投錢,按個鍵一樣的輕鬆不用腦就好,雖然我也覺得丸哥你的口技再不進步就真的會完了,畢竟你不適合靠臉吃飯(笑),但我不是以一種開玩笑的心態去愛他們,雖然我的人生是建築在羞辱丸哥身上(丸:馬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